誰來助新藥研發一臂之力?

在新藥研發的“馬拉松”上,各個環節都應努力主動而為,讓我國的新藥研發早日突圍,做大做強。

15年前,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兼廣州達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文林開始研發抗腫瘤基因治療新藥——重組人肉皮抑素腺病毒注射液。盡管該“源頭創新的新藥”已獲中國發明專利金獎,目前III期臨床試驗已接近完成,但多年來,他時常受資金短缺困擾,進展緩慢。由于缺乏長效投入機制,特別是資本市場的不完善,我國新藥研發舉步維艱,新藥產業化“難產”。(見10月29日《科技日報》)

相比于歐美等發達國家的新藥研發狀況,我國新藥研發確實有很大的成長空間。比如,同時研發某些同類型藥品,甚至有的國家起步更晚,但卻能比我國還早上市。原因在于歐美國家有較完善的研發投入機制和完備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在我國,創新藥的研發者要面臨研發周期長、投入高、失敗率高等痛點,尤其是在臨床試驗階段最“燒錢”。這些都讓不少藥企望而生畏,無力招架研發新藥需要付出的巨大成本。

國產新藥研發之路太坎坷,一方面制約著我國醫藥行業的發展,導致創新動力不足;另一方面,諸多國產藥和仿制藥難以達到國外原研藥的治療水平,患者不得不求助于進口藥物,但高昂的費用又會加劇經濟負擔,影響了患者救治。因而,國產創新藥如何走出“難產”困局就成了亟待正視的問題。

從根本上突破國產新藥研發難的困局,需要從多個方面入手。一者,研發企業需提升研發實力;二者,健全和完善我國知識產權保護法律及制度,對國產創新藥予以有力保護;三者,在投資方面既要倡導投資者了解新藥研發長周期、高風險的特點,減少賺快錢、熱錢的幻想,科學合理地進行投資,還要相關部門給予新藥研發長期支持,包括資金和政策等。

新藥研發其實也是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升級中的重要部分。新藥研發因缺資金缺保障而屢屢夭折的現狀反過來也要求我們應不斷激發創新力,真正做到惟創新者勝,惟創新者強。如此才能讓研發者更有動力,廣大患者也才能花較少的錢用上更好的藥。

在新藥研發的“馬拉松”上,各個環節都應努力主動而為,讓我國的新藥研發早日突圍,做大做強。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趙衛華
專題 更多>>
北京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