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企新藥投入大 研發還需多支持

地產大佬爭入行 汽車前景夠誘人

據媒體報道,日前,胡潤研究院發布2018胡潤百富榜。今年胡潤百富榜依舊保持著20億元的上榜門檻,共計1775人榮膺上榜。其中,馬云家族以2700億元登頂中國首富,恒大集團的許家印以及騰訊的馬化騰分別位列第二和第三。汽車行業及相關行業逾百人上榜今年胡潤榜單。其中,位于胡潤百富榜第二的恒大許家印,仍穩摘汽車富豪榜的第一桂冠;望恒大項背的寶能姚振華則以1000億元位于胡潤百富榜第12位,一躍成為此次汽車榜單第二名;而去年以1100億元財富雄踞汽車榜首富的吉利李書福家族,今年以900億元財富位居汽車富豪榜的第三位。據不完全統計,汽車相關企業上榜者超過100人,進入前100位排名者中有8家汽車及相關企業管理者,他們分別為恒大的許家印、寶能的姚振華、吉利的李書福家族、廣匯集團的孫廣信、萬向的魯偉鼎家族、寧德時代的曾毓群、長城的魏建軍和韓雪娟夫婦以及比亞迪的王傳福。

胡潤百富榜年年公布,今年真有點新意。而最令人感興趣的是,明明不是以搞汽車產業“發家”的,如今都成了“汽車大亨”。眾多周知,許家印是搞房地產的,姚振華是搞金融的,二位居然超過李書福成為冠亞軍。還可以看到,相比以往百富榜單中傳統車企和相關企業的“一統天下”,今年汽車行業上榜名單中還闖入了多家新造車勢力的身影。事實上,盡管目前新造車勢力飽受爭議,然而資本的投資熱情依然高漲不衰。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多家“造車新勢力”,如蔚來、威馬、小鵬、拜騰等,獲得的融資總額已接近500億元。是不是可以這么說:房地產業如今不那么火了,房地產大亨們急于轉型?汽車業畢竟技術含量高、在中國發展前景廣闊,這是大亨們愿意介入的重要原因之一?

藥企新藥投入大 研發還需多支持

據媒體報道,廣生堂原本主營核苷類抗乙肝病毒藥物,但從2016年開始,公司突擊殺入創新藥研發領域,截至目前,已經布局4款全球創新藥研發。為了支持創新藥研發,廣生堂在研發投入上頗為慷慨。2016年至今的兩年半時間,研發投入已超過2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26.59%。大舉投入研發布局創新藥,使得公司的凈利潤被大幅吞噬。2016年以來,公司業績大變臉,凈利潤持續大幅下降,2018年上半年更是大降八成,這與2015年之前凈利潤持續大幅增長不可同日而語。值得注意的是,創新藥研發周期較長、風險性不言而喻,一旦不能順利成功,將給公司帶來較大沖擊。即便能夠成功,以目前廣生堂的盈利能力,在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及帶量采購等政策持續推進背景下,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其能否有足夠的資金來支撐對創新藥研發的持續巨額投入,也面臨較大挑戰。

  制藥行業確實有巨大的創新壓力。眾所周知,醫藥行業新藥研制是一件周期長、投資大、風險高的活動,而且相關部門的認定嚴格,臨床試驗要求極高,稍有閃失,新藥研制將血本無歸。但是,在市場競爭壓力之下,制藥企業又必須進行新藥開發與研究,這是一對巨大的矛盾。不過,從社會需要來說,人類健康需要各種效果好、副作用低的新藥,對各種形式的研究開發,應該予以支持。因此,對醫藥企業的創新活動,還是要更多的理解。其實,和國外醫藥企業相比,我們的企業在研發費用支出和研發能力上,還有相當大的差距。當然,在研發和生產的制度設計上,也有諸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如何擺正醫藥企業的利潤與研發支出的關系,如何擺正醫藥企業的社會責任與經濟責任的關系,還需政策上的完善。

股權質押風險大 振興股市是根本

據媒體報道,國慶節后,隨著市場的持續下挫,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頻頻“暴雷”。10月15日晚間,華業資本公告,國元證券已強制賣出控股股東華業發展持有的公司無限售流通股24萬股。值得注意的是,華業發展面臨被強制平倉的股份合計高達1.40億股,若上述股份被處置,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可能發生變化。據統計,10月以來,已有聚燦光電、全新好等公司陸續發布股東觸及平倉線的風險提示公告,而除華業資本外,全新好、銀禧科等5家公司亦遭遇被動平倉。另有消息說,深圳數百億資金馳援上市公司、銀保監會鼓勵險資積極參與化解股權質押風險……面對洶涌的股權質押危機,一場浩浩蕩蕩的股權質押“拆雷”行動正式啟動。

 股市持續低迷,導致股權質押出現危機,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又給管理層出了一道如何破解的難題。有媒體報道,包括深圳在內,山東、福建、四川、河南等十余個省市的國資,均已開始承接民營上市公司股權,并提供流動性支持。從現有情況看,監管層對質押產生的問題處理態度還是積極的、緩解危機的;對于投資者而言,即便有監管層對券商股權質押平倉的處置進行了窗口指導,但若市場繼續走弱,上述高比例質押的上市公司暴雷可能性仍會陡然增加,因而還是需要引起足夠的警惕。其實,各類國有資本的規模和實力也是有限的,充當救火隊也罷,充當新的大股東也罷,并不是可以無限支持的。關鍵還是要在振興股市上想辦法。股市不走出低迷,股權質押危機就不能真正緩解。

股東解禁急減持 定價系統待改善

據媒體報道,股價已下跌80%的華大基因,三股東所持股份剛解禁,就急于減持,促使華大基因早盤直接跌停。華大基因晚間公告稱:公司二股東深圳前海華大基因投資企業(有限合伙)計劃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不超過1200萬股(占本公司總股本比例3%)。其實,次新股剛解禁就減持已成普遍現象,華大基因并不是個例,比如老百姓的三股東原本持有公司880萬股,約占公司總股本的3.09%,所持股份是2018年4月23日解禁,公司4月28號發布公告稱:三股東準備在未來六個月內減持所有股份。再如健盛集團、華友鈷業、瑞斯康達等一大批次新股都在股份剛解禁后不久就急于減持所持股份。A股頻頻出現新上市企業大股東急于減持公司股份。

  次新股原始股東減持公司股份一直是個敏感話題。從經濟角度看,似乎很簡單,當繼續持有無利可圖時,股東當然會選擇出售所持股份。如果大多數次新股原始股東都覺得持有自家公司的股票未來將無利可圖,誰會留著這種股票?從另一個角度看,也說明次新股整體估值偏高,這才促使原始股東所持股份剛解禁就急于減持。按照規定,通過上市審核的企業,發行價不能高于上年度每股收益的23倍,上市企業為了讓發行價盡可能高,就會想盡辦法提高上市前一年的每股收益,公司凈利潤越高,發行價就越高,上市后股價上漲的幅度也越大,這就會導致公司上市后股價嚴重偏高。如何能讓上市定價更為合理,確實是個大問題,需要監管部門進一步謀劃。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趙衛華
專題 更多>>
北京pk10开奖号码